困扰自己的事情,就要想办法把它解决掉。

至少我是这么想,但能不能做得到,那是另一回事,哈哈。不过,非常开心,我终于把《盛夏光年》的疑惑给解答了!

上网查了查,在台湾另一位作家,伍诺韵的部落格找到了解答《盛夏光年》种种疑问的文章!读了之后,真的是什么疑问都没有了!也非常的欣慰,因为终于可以肯定自己的想法!! 我想这就是我固执的地方。我觉得是对的事情,经过我百般思考后认为是正确的事情,我会非常坚持自己的想法。既是大家都认为我是错的。

这些文章真的很棒喔:

先从小说原文说起,那真的是一本非常了不起的小说,也让我们真正地看清正行与守恒对彼此的感情,不像电影里模模糊糊的,搞不清楚。小说将守恒对正行的情感以十分细腻的手法描述。原来,守恒对正行的爱也那么深,也让他那么地恐惧,既是知道了也无法面对,结果两个明明相爱的人不断地伤对方的心。电影却把守恒这人物给浪费掉了,看电影时只感觉到正行的爱与痛苦,而守恒变成了一个神经很大条,幼稚霸道耍帅,粗枝大叶的男生。 看小说后会对守恒产生怜悯,看了电影后却只可怜正行。

不过据说小说的结局是,康正行死了,但网上记载的小说却没提到这一点,确实让我有点迷惑。无论如何,小说的结局彻彻底底地让我为之动容。

康正行死了,是五年后的事。回到五前年,余守恒跟康正行发生关系后,就在康正行未醒來前离开了(跟电影相反)。正行被921大地震震醒,到处找守恒,「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晚上,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见过余守恒。」守恒用身体把好朋友留住,可是在这过程中,他发现了自己的真实感情,这惊恐掩盖了他不能失去正行的恐惧,所以他逃了(连惠嘉也不要了),从此一个人生活,过着他最害怕的孤独生活。

余守恒在五年后,康正行的告別式上,才敢对自己說:

我想,原来这就是「怀念」的感觉,怀念一个曾经爱过的人。
当我开始学会怀念了,才终于有勇气,跟他说一声。
再见。

*piang*

不好意思,那是我心碎的声音。 

小说结局是很淒美的调子,让人难过,但却是一个比较符合逻辑的结局。

除此之外,电影剧本的结局也不一样啦!这真的是必看,曾经因为看了电影而心痛的人看过这个结局一定会释怀。伍作家说,这“并不是因为这个结局是什么happy ending,而是,这个结局才真正贴近无性别而流动开放的爱情。这才应该是《盛夏光年》的真正结局。”

△ 正行聽傻了,張大口,說不出話,守恆見狀,調皮興起,突然用手環勒著正行的脖子,要他就範,兩人打鬧嬉戲起來。
正行:你幹麻?放開我啦!(咳)
守恆:不放,你以為只有你有秘密啊?哼!
△ 正行鬥不過守恆,索性就把頭賴在守恆的肩膀上,不抗拒,不動了。守恆見狀,也不拒絕,順勢以手搭著正行的肩,讓正行身體的重量靠在自己身上。
△ 兩人安靜下來,就這樣,守恆環著正行,正行靠著守恆,兩人一起看著早晨燦爛的太平洋。 

对不起,没把它改为简体字,但大家应该看得懂。这是我最喜欢的片断,看似简单,却一切静在不言中。那个画面在我的脑袋里是非常清晰的,也非常温心,一种暖暖的感觉在胸腔里。

无性别而流动开放的爱情,我跟此片的导演,编剧和伍作家一样,也特别地喜欢。没有说得出口的理由,只是心里觉得爱应该就是这样子的,不分性别,国际,年龄和种族。或许因为本身父母思想开通,所以我一直这样认为。新时代的爱情观就是这样的流动开放,具有一种人权进步的象征。不是因为以前的一代没有同性相恋,而是社会比较封建,更加不被认同与接受,更少人敢将自己的真实感觉说出口。也可以说当时有更多人因此而陷入痛苦的深渊。

无性别而流动开放的爱情,这句话我真的很喜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