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躺在床上正要进入梦乡时,莫名其妙地想起了《盛夏光年》(Eternal Summer) 这一部电影。

这是台湾导演陈正道在2006年的一个作品。虽然被誉为同志片,但我觉得电影描述的是年轻人随着成长而慢慢了解和体会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并非原本想象中的简单和单纯。说它是一部同志片,是因为它也叙述了片中男主角(康正行)对自己的好哥们儿(余守恒)产生了超越好朋友的情份。两个看似天南地北的男孩,因某种机缘,在其中一方面不太甘愿的情况下,逐渐相处、了解而成为了好朋友。两条并行线就在那一天有了交叉点,便注定从此交叉下去,甚至成为了同一条线,两人的生命反复地重叠在一起。时间就这样过去了,而一方慢慢地、不知觉地对另一方产生了自己不能理解也难以接受的情感。一份不太可能被周遭的人接受的感情,一份说不出口的感情,一份似乎不会有结果的感情,似乎注定了他的痛苦与无助。

有些电影是耐人寻味的,看过后久久难以释怀,电影情节反复地在脑中重演着,片中主角的对白不断地在脑中回响着。李安的《断背山》就是一部这样的电影,既使看过无数次我仍然会在同样的情节落泪。《盛夏光年》也一样。

《盛夏光年》最扣人心玄的地方是它的结局。在海边,正行激动地向守恒告白后,泪流满面,快速地走开。说,是因为再不说的话,大概会疯掉吧。但要把一个瞒了十几年的秘密,一个足以毁掉他们之间的一切的秘密说出来,那大概需要我永远不会有的勇气。离开,是因为害怕知道答案,害怕答案并不是自己想听到的。不过,当守恒大喊一声,“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而正行停下脚步反过身,看着守恒激动地哭时,那又代表了什么?惠嘉的表情又表示什么?当时电影院的灯开始亮了,很多人惊讶地叫了一声“就这样完了吗?”,茫然地离开了戏院。

许多人会因为电影的结局没把事情交待清楚,而给那部戏很差的评语。大概是因为大家都不太爱用脑去思考吧,觉得花钱看电影就是要放松,又何必要花精力去想呢?其实像《盛夏光年》这样的结局非常厉害,也是最让观众回味的。在一次专访中,导演说这个结局不是故意要吊观众的胃口,而已经是一个答案,已经把他们三人的关系交待清楚。当然导演没把他心目中的答案告诉大家。

可能的结局其实只有两个:接受和不接受。朋友一致认为守恒没法接受正行对他超乎友谊的感情,但也不可能因此放弃他这个好朋友。即使他们之前有性行为,那也是守恒因一时混乱而发生的。所以守恒最后一句的“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意思浅浅。我却觉得守恒在不知不觉中也对正行产生了情愫,经常有意无意地吃醋、发脾气。若正行不在球场旁看他打球就没法打好,也非常在意正行和惠嘉走得很近,这不是恋人的行为吗?半途杀出了惠嘉这个程咬金,他大可坦然向好友宣布两人的关系,但因为内心有某种背叛了正行的感觉而迟迟不敢说出口。他们之间发生的亲密行为更让我断定守恒对正行的心意。若他们是爱玩、性生活开放的人,我也就算了,但他们并不是。没有真正的感情,同性间能发生肌肤之亲吗?所以我一直坚决认为守恒的那句话是间接地告诉正行他的心意也一样,正行的眼泪是出自开心与感动,而惠嘉的表情是一份欣慰。欣慰,是因为她并非深爱守恒,只是很寂寞,不过却真的把他们当作最好的朋友。

昨晚,就莫名其妙地想起了这部电影。重新把电影情节回想了一遍,更加相信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哈哈。我的脑袋还真的莫名其妙,无端端的没事干吗想这回事?! 是因为这份感情刻苦名心吗?或许是因为他爱得辛苦,所以我看得着魔吧。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可以爱得轻松愉快,有些人却有电视剧情般的恋情,相爱却有种种困难与障碍,整天哭得肝肠寸断。我当然希望可以有简单的爱,但爱情真是让人又期待又害怕。感觉上,同志们的爱更加艰辛,因为毕竟目前不被大众接受。我说我非常的straight,一点同志倾向也不可能有,但朋友却说大家都或许有一天会碰到自己最爱的人,而那个人可能是同性,没碰过不能说自己就不是同性恋者。

近日,我突然对这句话有了更深的了解。不,不是因为我碰到了让我怦然心动的女生,哈哈。是看了另外一部戏,而突然有所领悟。大脑还真是个奇怪的东西!无论如何,真的有一点怨恨《盛夏光年》的导演,哈哈。到底谁才是对的呢?若有一天让我碰到那名导演,我一定抓他来问个清楚!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