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爸爸在休息了几个星期后,上个星期又去工作了。

怎么知道才第一天上班,就不小心被木板砸伤了双脚。爸爸若不说,我们当然不知情。不过,大概因为脚还蛮痛的,而且这几年来,爸爸的话是越来越多,他到家的时候忍不住跟我们诉苦了一下。我看了看,双脚确实有一点肿。我问他“会痛吗?”,也不记得他回答什么了。后来,我只是一直摇头,因为爸爸不是第一次受伤了。

第二天,他又去上班了,所以我以为他的脚没什么大碍。晚上,走过他和妈妈的睡房时,他正在睡觉。我这才看见他的双脚都贴上了药膏布。脚大概是真的很痛,但他还是照常去工作。

我不晓得别人的爸爸是怎么样的,但我的爸爸老是让我感到心痛。爸爸是公认的gan cheong spider,做什么事情都要快、快、快!过马路要快,吃饭要快,洗澡快,不能排队,也不能等 – 这就是我的爸爸,哈哈。记得小时候,妈妈最不放心让爸爸带我们过马路,因为他都不等绿人,经常非法过马路,而且还是随便过,有够危险的。因为爸爸总是做事很心急,工作时偶尔会出意外。爸爸是在工地上工作的,所以其实意外可大可小,但我非常庆幸他仍然是好好的一块。

被木板砸到其实应该算小事一桩,不过他没穿工作靴,所以真的被砸到了。爸爸的意外篇还包括了踩到生锈的铁钉,自己用铁锤打自己的拇指等等等。还有够傻的。不过,叫我最难过的是有一次他的头被倒下的梯子给砸到了,真的是头破血流,还给医生缝了6针。我那时放学回家,看到了爸爸的伤口,马上跑到了厨房的一角默默难过流泪。

我不晓得别人的爸爸是怎么样的,但我的爸爸只能用一个字形容:好。纵然爸爸不能给我们想要的一切,不能让妈妈住大房子,当太太享福,不像妈妈一样能陪我们谈天,聊心事,我从来都没怀疑爸爸对我的好。爸爸只是用他自己的方式来爱我们。

爸爸年轻的时候是典型的传统父亲,只会专心工作,赚钱养家,不懂得如何与我们小孩沟通。小时候与爸爸的对话只有两句:爸爸回来时,叫他一声“爸!” 和他出门时跟他说“Byebye!”。那时候觉得爸爸爱我吗?当然爱,我也爱他。爸爸虽然承默寡言,但会以行动证明,而且他的脾气再坏,也不会随便大声骂我们或动手打我们。童年的回忆确实很美丽,周末经常到公园或海边玩,不然就是骑脚车或打羽毛球等等。虽然童年的回忆因为父母没什么钱而没有其他小孩整天吃的麦当劳,或最新的玩具,但因为有爸爸,妈妈和两个妹妹欢度的许多美好时光,而变得极为美丽。

我长大后,爸爸也老了,开始重视与孩子间的互动。迟了吗?不,怎么会迟呢?英文不是有这么一句话:Better late than never. 我忘了说,爸爸以前连我们几岁,读几年级,哪一间学校都搞不清楚,更不用说记得我们的生日啦!我问妈妈为什么爸爸不记得这一些,也不记得结婚纪念日,妈妈说爸爸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又怎么可能记得这些呢。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对男人没法记得“重要日子”的问题看得很开。爸爸现在还是没法记得我们的生日,不过我们的学校/工作,所念的课程等都会特意去记得了。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哦,因为爸爸的记忆力大概只有一颗鹌鹑蛋一样大,哈哈。

爸爸也会每天跟我们聊一点天,关心一下我们的功课/工作,晚上也会叮咛我们早一点休息。他还学会了跟我们装可爱,讲冷笑话,作弄我们。爸爸把一些缺点改掉了,变得更贴心。人老了应该就这样吧?

也因为是这样的爸爸,以前他像个活动烟囱整天抽烟时,没法因此嫌弃他;几年前开始,他因为健康问题而进入半退休状态,纵然我们家的经济因此更加困难,也没法埋怨他。他大半辈子已为这个家在外打拼,辛勤工作,还因为工作的劳力而牺牲了关节的健康。他给了我一个快乐的家,若我还要求些什么,那就太过分了。

我唯一的要求真的只是希望他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不要再发生这种让我心痛的事情了。

阿嬷,你在天之灵,要保佑您这个傻蛋儿子啊!

Advertisements